用音樂致敬您
  來源:黑龍江日報客戶端  作者:姜凱
2020-09-09 16:59:47

 張老師像月亮上的嫦娥,我們像一群月亮上的小精靈,在盡情地歡唱。

  


隨著年齡不斷增長,生活瑣事越來越多,工作壓力越來越大,我發現自己越來越離不開音樂了。早晨起來打開手機會聽戴夫考茲的《我相信》,遙遠的旅途乘車的路上會聽拉瑪的《遠方》,夜間散步會聽薩克斯《綠袖子》,午夜構思難以入睡,喜歡聽《安娜小箋》。那年去千里之外的縣城工作,孤燈難眠,整夜地在聽約翰·丹佛的《鄉村路帶我回家》。
為什么自己的骨子里這般喜愛音樂?從家庭遺傳和環境熏陶來說,爺爺奶奶和爸爸更喜歡二人轉《王二姐思春》《楊三姐告狀》之類,媽媽喜歡聽評書《岳飛傳》《瓦崗寨》。有時,我把收音機調出《茉莉花》《江南水鄉》,他們則一臉茫然,趁我轉身之際馬上會調出評書或二人轉。
我繼續在過往的生命里尋找,記憶的光標定格在少年時小學校旁大柳樹下。那時,我們是三年級學生,深秋的黃昏,天空高遠,我和班上十幾個喜歡音樂的同學坐在小楊木凳子上,一個美麗的女教師懷抱著手風琴,在夕陽斜輝下,邊拉琴邊唱邊舞。她十指修長,靈活美妙地在彈動,烏黑的大波浪頭發和紫花白地的連衣裙,隨風起舞。我們被動人的琴聲和美妙的歌聲、優美的舞姿牢牢地吸引住。那一幅美麗的畫面,深深定格在我的心靈中。她就是我最為喜愛的音樂老師張喜婷。
起風了,別的同學都散去回家,唯有我和廖娜兩個還戀戀不舍地跟在老師身后。張老師就背起手風琴,左手扯著我右手扯著她,把我們帶到她的家里。


demo.jpg


《放飛夢想》  中國畫   180×122cm    莊道靜
依稀記得老師的家在學校的后身,七拐八拐,走了好多臺階。老師的愛人是個很健壯的男人,聽說前幾年是我小學的校長,后來退下來了。他正在家給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蒸包子。見我們來了,他很熱情地給我們倆拿包子吃。我當時餓急了伸手就去接,結果被廖娜偷偷地打了一下,我連忙收回手說不餓。張老師看見了,又把包子接過來,遞到我和廖娜的手里。她輕輕地拍著我的頭說,快吃吧,雞蛋西葫蘆餡的。我幾口就把包子吃了,廖娜則低著頭慢慢地吃著包子。
吃過飯后,張老師又拿起手風琴,給我們奏唱了從來沒有聽過的蘇聯歌曲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《喀秋莎》《山楂樹》。當時張老師在班級上教給我們唱的,要么是學習雷鋒好榜樣,要么就是革命現代京劇,從來沒有教過蘇聯歌曲。老師送我們出來時告訴我們,別當人們面前唱這類歌曲。從那天開始,我們倆成了張老師的鐵桿粉絲。
一天晚上在學校操場組織看電影《地道戰》??赐曛?,我和廖娜還有兩三個特別要好的同學送張老師回家。皎潔的月光下,我們穿過學校的白楊林,輕輕地一起唱起了《山楂樹》:“歌聲輕輕蕩漾在黃昏水面上,暮色中的工廠在遠處閃光,列車飛快地奔馳,車窗的燈火輝煌,山楂樹下倆青年在把我盼望,哦那茂密的山楂樹呀白花開滿枝頭……”張老師像月亮上的嫦娥,我們像一群月亮上的小精靈,在盡情地歡唱。以至于過了好多好多年以后,這一幕仍然在心靈深處不停地播放。
回家和媽媽說到音樂老師家吃了很香的包子的事情,結果挨了媽媽一巴掌。她說,你知道現在家庭都不富裕,你吃了一口人家孩子就少吃了一口。
我的身體滿是磁鼓,記錄著音樂老師言傳身教的歌聲與舞影。我常常在吃飯時,或者睡覺時,身體抖動,嘴里哼哼著曲子。常常被爺爺訓斥一頓:“讀書人,應該做到食不言,寢不語!”奶奶則和他持不同的觀點,她偷偷地觀察了我幾天,發現我走路時也是這個樣子,手舞足蹈,嘴里唱著她聽不明白的曲調(她從沒有聽過蘇聯歌曲),就找了鄰居的黃奶奶,用十個雞蛋給我換來三道符。她把符悄悄地拿回來,一道貼在我的床底下,一道貼在門口,另一道在我晚上睡覺后偷偷塞在我的鞋墊底下??墒鞘嗵爝^去了,我唱歌跳舞鬧的動靜更大了。黃奶奶不信,也來觀察我,她也聽不懂,就對奶奶說,你孫子可能沖著了外國的鬼魂。奶奶氣得罵道,你這個大騙子!白瞎我十個雞蛋了。


demo.jpg


《舞》  木版   34×34cm    牛文
從被媽媽訓斥嘴饞之后,我再也沒有敢去張老師家。但我總和廖娜在下午放學后,去張老師的辦公室聽音樂和音樂知識。我只是喜歡聽歌曲,不喜歡聽樂理知識。而廖娜就高我一籌,和老師學會了識五線譜,學如何發音練嗓門。那時,上學沒有什么方向,而廖娜的父母偷偷決定她以后主攻音樂。所以她當時用足了勁。我雖然沒有用心學習樂理知識,但是跟著喜婷老師學會了三四十首歌曲。
音樂像一支巨大的火炬,照亮溫暖了我的人生。當年在毛紡廠當維修工最艱難時,我就常常唱著那首由鄧麗君翻唱的《星》:“踏過荊棘苦中找到安靜,踏過荒郊我雙腳是泥濘,滿天星光我不怕風正勁,滿心是期望……過黑暗是黎明,啊……星夜燦爛,伴我夜行給我影……”
后來,我堅持自學考上了電視大學企業管理系,不脫產學習堅持三年拿到了大專文憑。這些年無論是順境還是逆境,我都一路高歌勇唱,用音樂為靈魂插上騰飛的翅膀。不論小眾聚餐,還是在節日及企業各種活動中,不管多少人多么大的場合,我都勇猛出征,上臺大膽地放歌,歌唱一路來之不易的逶迤人生。
十多年前,我出版了一本散文集《問花秋語》。翻看這本書我發現,我的寫作離不開音樂。我那篇散文《月光》就是聽了德彪西的《月光》而寫的。我每次在尋找寫作靈感時,必須靜靜地一個人聽聽音樂。音樂生長在骨節里,與我一起拔節生長。它如同我生命中的水、陽光、空氣,沐浴著我,照耀著我。沒有音樂我無法呼吸,無法生存。
我用那首《You rais me up》,致敬恩師喜婷老師:“你鼓舞了我,所以我能站在群山頂端;你鼓舞了我,讓我能走過狂風暴雨的海;當我靠在你的肩上時,我是堅強的;你鼓舞了我……讓我能超越自己……”


作者簡介


demo.jpg


姜凱,黑龍江省作家協會會員,出版散文集《問花秋雨》,有短篇小說發表于《北方文學》《安徽文學》《小說林》《廈門文學》等刊。


demo.jpg


↑ 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


ID:hljrbswanfukan


黑龍江日報專副刊中心出品

編輯|楊銘

責編|那可

監制|施虹

來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版權歸黑龍江日報報業集團所有

轉載請注明出處


喜歡,請轉發


大神棋牌之后出的什么 澳洲快乐8全天计划 黑龙江体彩6十l开奖结果 娱乐场图片 宁夏11选5玩法 河内五分彩免费计划 广东11选5开市通知 免费百家乐 福建快3开奖走势图今天的 安徽快3中奖方式 福彩3d美女迷图总汇